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我 免费注册|忘记密码?

 

热搜: 鹿邑 老子
您的位置:首页>资讯频道>国内资讯>正文

怀念陈忠实

时间:2016-5-2    出处:鹿邑网    点击:10982

分享到:
怀念陈忠实
□杨东志


    
    4月29日上午九点,当我打开手机欲看微信的时候,收到的第一条信息就是“陈忠实走了”。噩耗传来,让我目瞪口呆。好一会,才想到去百度查一查,以确定消息是否真实。可是,当我点击“百度”的一瞬间,“陈忠实逝世”的标题已经布满网页。顿时,眼泪不由自主地流淌下来。
    确切地说,我与陈忠实先生仅仅见过一面。那是2008年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“改革开放三十年文学功勋奖”授奖仪式上。那一天,我早早的来到大会堂福建厅,随便找了一个位子坐了下来。不大一会,从外面进来一个踔厉风发而又温文尔雅的中年人。“这不是……陈忠实吗?”因为此前我无数次看到过他的照片,所以便一眼认出了他。就在这时,他漫步走了过来,并在我的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了。
    于是我急忙起身站立,看着和蔼可亲的他搭讪道:“您好……请问您是……陈忠实老师吗?”
    他微微一笑,立即回答道:“是啊,你是……”
    “我是河南的……老子故里——河南鹿邑的……杨东志,笔名谷鸣……”我有点窘迫,但又口发连珠,恨不得将自己的一切都告诉这位仰慕已久的文坛巨匠。
    他打了一个手势让我坐下。“噢……河南可是一个好地方,历史上出了很多的名人。老子更是一个伟大的人物,他是我们中国的名片。”
    我点了点头,认真地听他说话,生怕拉下一个字。
    “你叫……”
    “杨东志,笔名谷鸣。”我好像害怕他忘记了,没等他说下去,就急忙重复介绍了自己。
    “我已经记下了……杨东志。你的笔名‘谷鸣’,一定是写农村题材的……《乡雨村风》是你的作品吧?”
    “是的。”我的脸有些发烧,心想他可能会批评上几句吧。“请老师指点。”可是,他没有。
    “前几天我翻阅了一下,不错,你的农村生活底子很扎实。不过……你们那儿的风俗习惯我不大了解,不敢妄加评说。”说完,又是微微一笑。
    “陈老师过谦。您可是我的偶像啊。”
    “哪里哪里。”
    “陈老师……能不能给我留一个联系方式?”我望着他炯炯有神的眼睛,有点迫不及待。
    “当然可以。”说着,便在他的小本子上写下通讯地址和电话号码,一折一叠,“呲啦”一声撕了下来,然后用双手递到我面前。这一刻,我感动得溢出了眼泪。
    “陈主席……陈主席……”正在这时,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人喊他。他应了一声,然后便伸出手与我握了一下,急匆匆地走了过去……
    从北京回来以后,我曾经犹豫好长一段时间,反复问自己能不能、该不该与陈忠实老师联系,也曾不止一次地拿起电话又放下。
    终于有一天,我下定了决心,一咬牙把电话号码拨了出去。我记得非常清楚,当电话响到第三声拨号音时,一个熟习而又陌生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您好……是杨东志吧?”顿时,一股暖流涌进我的喉管。
    “陈老师好……谢谢您还记得我……”
    “河南有我号码的人不多……我一看是河南周口的电话,就知道是你了。我之所以能够记住你,是你占了老子的光……”
    “谢谢陈老师。”
    “我知道,你打电话也没有什么事,就是随便问候一声。告诉你,我很高兴能够接到你的电话,也希望你经常打电话给我交流。”
    “谢谢陈老师。谢谢……”不知道为什么,好不容易斗胆打通了电话,却又一肚子话不知道从何说起。反反复复就是这样一句话:“谢谢陈老师”。
    “如果没有什么事情,你就挂了吧。以后有什么事、或者想和我聊天,可以随时打过来。”
    “那好……陈老师……您忙吧。”
    此后,我的“胆子越来越大”,隔长不短地就打个电话过去。“一回生,二回熟”,渐渐地,我们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。谈天地,谈历史,当然也谈创作。慢慢的我对陈忠实老师有了更多的了解。
    陈忠实于1965年初发表散文处女作,创作生涯迄今已历45年。历任毛西公社革委会副主任及党委副书记、西安市郊区文化馆副馆长、西安市灞桥区文化局副局长、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、主席、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。是中共第十三、十四大代表,中共陕西省委第七、八届委员会候补委员。现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,陕西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、党组成员。他是西北五省自建国以来除柯仲平外,第二位担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这一重要职务的作家。居住于陕西省西安市。现任陕西省作协主席,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,西安工业大学终身教授,西安工业大学人文学院名誉院长,陕西当代文学与艺术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名誉主任。西安石油大学学术委员会名誉主任,西安石油大学“中国近现代文学研究中心”主任,双聘教授。《白鹿原》是其成名著作,其他代表作有短篇小说集《乡村》、《到老白杨树背后去》,以及文论集《创作感受谈》。中篇小说集《初夏》、《四妹子》,《陈忠实小说自选集》,《陈忠实文集》,散文集《告别白鸽》等等。1997年获茅盾文学奖,其中《白鹿原》被教育部列入“大学生必读”系列,已发行逾160万册,被改编成秦腔、话剧、舞剧、电影等多种艺术形式。2006年,“第一届中国作家富豪榜”姗姗来迟,陈忠实以455万元的版税收入,荣登中国作家富豪榜第13位,引发广泛关注。有多部(篇)作品被翻译成英、俄、日、韩、越、蒙古等语种文字出版。
    “世上犹存白鹿原,人间不见陈忠实”。陈忠实老师走了,虽然已逾古稀且又三,但我总觉得他仍然是“英年早逝”。
    陈忠实——我的老师,我的挚友,请一路走好。
    
    2016年4月30日晨

【已有0位网友发表看法,点击查看】发表评论

用户名: 密码:
声明: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想法,评论内容必须在5-500个字之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