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我 免费注册|忘记密码?

 

热搜: 鹿邑 老子
您的位置:首页>资讯频道>文化艺术>正文

麦秆(小说)

时间:2019-6-9    出处:互联网    点击:201

分享到: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? 杨东志/文

     麦秆是绰号。这个绰号是她的奶奶给她起的。麦秆原本叫红妮。

     红妮八岁的时候,在学校和一个小朋友玩耍。他们玩着玩着,不知道为什么就玩恼了。玩恼了的小朋友掂起一个板凳就朝红妮砸过去,结果把红妮的左胳膊砸成了骨折。

     红妮的家离学校很近。去过红妮家的同桌见红妮疼得厉害,就跑到红妮家告诉红妮的家人。红妮的爸爸妈妈来到学校后,见红妮的胳膊肿得明溜溜的,就问红妮是哪个小朋友砸的。可是,红妮翻来覆去就是一句话:“俺们是乱着玩呐”。后来老师也问,但红妮还是死活不说是谁。后来,红妮偷偷告诉她的“死党”:“本来就是玩的嘛?我不能让人家给我拿医疗费。再说,他们家比俺家还穷呐。”

      骨折了的红妮就请假治胳膊。这天,奶奶在树荫下择莛子(用来编草辫,做草帽),红妮就坐在奶奶身边看。奶奶看着红妮打着石膏的胳膊,又心疼又生气,于是就掂起一根麦秆说:“红妮啊,你就像是这麦秆——生得直,心里空。你要是说出来你的胳膊是谁砸的,那不是就有人给咱们出医疗费了吗?”

      谁知道这句话正好被“邻居加同学”的小曼听见了。小曼是一个爱说爱笑的女孩子,当时就大声喊了红妮一句:“麦秆——”。后来,小曼便一直喊红妮为“麦秆”,家里喊,学校也喊。就这样,慢慢地“麦秆”、“麦秆”地就叫开了。

麦秆高中毕业时,已经出落成一个小巧玲珑、如花似玉的美人儿。她没有考上大学,就和一个名叫得印的男人结婚了。结婚之后,麦秆和得印就一起到亳州做药材生意。亳州是中国“四大药都”之首,药材生意很好做,加之麦秆和得印善于经营,十年下来,他们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千万富翁。

     俗话说:“男人有钱就变坏”,这话一点儿也不假。有一天,麦秆突然发现她家那个颇有姿色还没有结婚的小保姆肚子大了起来。经过反复盘问,小保姆终于承认自己是怀孕了,肚里孩子的爸爸就是得印。

     麦秆和得印大闹一场后,达成了这样一个“协议”:孩子出生后,给小保姆找一个对象嫁了,电器、家具等等一应嫁妆由麦秆置办,另外再给三十万元现金的“陪嫁”;孩子由麦秆负责抚养。

     四个月后,小保姆生产了,是个男孩。

     八个月后,小保姆结婚了,风风光光。

     为了照顾小保姆的孩子,麦秆呕心沥血。因为太忙,他们药店不得不招聘一个店员。店员是一个邻村的女孩,大学毕业,中医药专业,加之聪明伶俐,能说会道,麦秆夫妇都很满意。

     日出日落,转眼间小保姆的孩子快要周岁了。麦秆想着在孩子周岁那天,请亲戚朋友过来“聚一聚”,所以提前好几天,她就忙左忙右地准备开了。孩子“周岁”的前一天下午,麦秆在又一次盘点还缺不缺什么东西之后,陡然觉得有点不对:得印虽然平常也是因为生意太忙很少着家,但从来也没有像现在这样两天不进家门。

      想到这里,麦秆没有怠慢,她立马抱上孩子,打了辆的士,急急忙忙地去了药店。但是,呈现在她眼前的是“铁将军把门”——店门紧闭。

      原来,麦秆的那个“他”,裹走了家里百分之九十的现金,和那个聪明伶俐、能说会道的店员一起私奔了!

      麦秆接下得印留下的烂摊子药店,苦心经营。

      麦秆带着得印和她的两个孩子,还有得印和小保姆的那个孩子,苦撑苦熬。

       三年后,已经和那个店员生了孩子的得印回来找麦秆“离婚”。麦秆二话没说,就到民政局签了字。和她一起去的一个闺蜜责怪她:“为什么不向印讨回一些财产,起码也要他付一笔孩子的抚养费。”她说:“算了,他们两个出门在外也不容易。”

       一天晚上,麦秆受一个客户之约,到饭店洽谈业务。

      饭店位于城市的边缘地带。因为距离不远,加之麦秆喜欢散步,所以她没有开车,也没有骑车。这是一条新开的街道,住户少,行人更少。走着走着,突然有一辆面包车停在了她的面前,从车上跳下来三个年轻人。

显然,昏暗的路灯下,三个年轻人没有看出虽然身材苗条但已四十有余的麦秆的年龄。面包车开走后的一瞬间,他们便连推带拉地将麦秆绑架到路边的河坡上。接着,他们迫不及待地轮奸了麦秆,然后还抢走了麦秆的手机、坤包以及包里的五千多元钱。

      当时,手机还没有普及。出于好奇,几个年轻人都分别用麦秆的手机打了各自亲人或朋友的固定电话。所以,麦秆报案之后,警方很快便把三个嫌疑人抓捕归案了。

       但是,麦秆接下来的“表现”,让警方瞠目结舌——她有意躲避办案人,拒绝出面指认犯罪嫌疑人。为此,朋友问麦秆为什么,麦秆说:“我听说这种事可以判死刑,至少也是无期。他们都还小……”

       有人说:“麦秆这个人,愚善!”

       麦秆说:“我就这样。”

        是的,麦秆就是这样……


【已有0位网友发表看法,点击查看】发表评论

用户名: 密码:
声明: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想法,评论内容必须在5-500个字之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