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我 免费注册|忘记密码?

 

热搜: 鹿邑 老子
您的位置:首页>资讯频道>本地资讯>正文

20两纹银酿冤案

时间:2019-9-8    出处:鹿邑网    点击:400

分享到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  完颜纪伟

清朝乾隆年间,湖北有一个叫张含的书生,在进京赶考途经河南鹿邑县涡北镇赵家营时,不慎将身上所带的20两纹银丢失。鹿邑离京城还有千里路程,没有了盘缠如何进京?张含就眼含泪水到村子里找寻。当时天上正下着蒙蒙细雨,雨水把张含浑身的衣服都打湿了,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谁见了都同情三分。张含从早上一直找到下午,也没有找到银子的影子,就哭哭啼啼的夜宿在村头的一座破庙里。第二天天一亮,张含就启程进京去了。张含这么一走,万万没有想到,却由此引发出了一段离奇的冤案来。
话说这赵家营村头住着一位赵姓人家,男主人叫赵二,靠编织为生。每天妻子纺纱,赵二就坐在家里编些筐子呀、篮子呀,第二天起个大早,挑到集市上去卖,以此换回几个钱来养家糊口。为了能让儿子读书,将来也好求取功名,他们夫妻俩省吃俭用,日子过的紧巴巴的。
这一天,为了撵集,赵二起了个大早,他把几只筐子挂在扁担的两端,挑起扁担就走出了家门。在他经过村头的一个草垛时,忽然脚下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,差一点栽个跟头。他低头一看,原来脚下踩着个粗布褡裢,弯腰用手一摸,惊的他差点叫出声来,我的妈呀!褡裢里全是银子。他慌忙拣起地上的褡裢放进前面的筐子里,掉转头悄悄的退回到自家的院子里。
当时,妻子刘氏还没有起床。她听到丈夫回来的声音,就在屋子里问:“你怎么又回来了?不去撵集了?”赵二编了个谎说:“刚出门就崴了脚,不能去了。”说着就放下担子,回到屋子里,悄悄插上了门,这才把褡裢从竹筐子里取出来说道:“今天真有福气,出门拌倒弯腰拾了个褡裢,里面全是银子。”说着,他把银子从褡裢里全倒了出来,白花花一片,足足有20两。妻子刘氏本是小户人家出身,哪见过这么多的银子,只惊的嘴巴都张大了。她一边起床一边问赵二:“你哪来这么多的银子。真的是拣来的?咱是小户人家,我只希望咱们能安安生生的过日子,千万可别惹出什么祸事来。” 赵二听刘氏这么一说,面带愠怒的说:“你真是个妇道人家,这银子又不是偷的抢的,是咱拣来的,会有什么祸事。再说了,这事你不说,我不说,谁也不会知道的。”于是赵二就把刚才拣银子的经过向刘氏说了一遍。刘氏就不再言语了。赵二说:“这下子好了,有了这些银子,咱们的日子可以好过一些了。”刘氏说:“这银子我先藏起来吧,说不定到了白天就会有人来找呢。”
果然,张含进村找银子来了,张含哭诉着说,那些银子都是父母东借西凑来给自己进京作盘缠用的,一路上自己都省吃俭用舍不得多花一分钱。希望哪位大伯大婶们拣到了还给他,日后他必定重重报答。见到有人哭哭啼啼的来村子里找银子,小村人全被惊动了,大家围住张含叽叽喳喳说啥的都有,直羞的赵二和刘氏两口子回到家里再也没敢出门。
到了晚上,赵二早早关上院门,就和妻子商量着这些银子以后怎么花。赵二说:“咱家的屋子早漏雨了,我看还是用这些银子修一修吧。”刘氏说:“不行,这银子眼下咱还不能花,村里人都知道咱是穷人家,一下子花这么多银子,别人一定会怀疑是咱拾了人家的银子的。我看,咱还是把银子装在一个瓦罐子里先埋起来吧,这样一来小偷偷不到,二来等咱有钱了再花这么多银子,别人就不会怀疑咱家了。你明天还要早起去撵集,你先睡吧,我去把这些银子藏好。”赵二说:“你可要藏好了,千万别让人看到了。”刘氏说:“你放心睡去吧。”就提起褡裢走出屋去。
再说这赵家营东南一里半地有个小李庄,庄子里有一个叫李才的人,整天不务正业,吃喝嫖赌,把整个家业都败坏光了,眼见日子一天天过不下去了,老婆就领着三岁的儿子跟别的男人跑了。妻离子散,李才干脆就干起了偷鸡摸狗的行业。这天晚上,李才偷偷跳进赵二家的院子里正准备逮几只鸡子回去,不巧,赵二两口子的一番对话被他全听到了。李才想:乖乖,一下子拾了人家20两银子,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。不行,逮他家几只鸡子太便宜他赵二了,我不如给他来个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”。先悄悄跟着她家婆娘,等她把银子埋好了,我再悄悄给她挖走。想到这儿,他就悄悄隐藏在暗处,一直盯着刘氏的一举一动。等刘氏把一只瓦罐埋在院内一棵老槐树下抬脚刚走,李才后脚就溜到老槐树下挖出瓦罐,夹在掖下**跑了。
第二天,赵二早早起来撵集,见院子里的老槐树下有一堆鲜土,象被人刚刚挖过。就急急忙忙回到屋子里把老婆喊醒,问她昨晚把银子埋到哪儿去了。刘氏揉了一下惺忪的眼睛说:“埋在院子里的老槐树下了,怎么了?”赵二一听顿足捶胸道:“坏了,事情被你办砸了,银子夜里被人偷走了。”说着一屁股坐在地上叹起了气,。刘氏一听,安慰他说:“我当啥事呢,偷就偷呗,反正是咱拣来的东西,就当咱没有拣。不是自己的东西咱不要,说不定那些银子留在咱家里是个祸根。”不管刘氏怎么劝说,赵二心痛的一整天都唉声叹气的,集也没有去撵。
话分两头。再说李才抱着个瓦罐子出村不到一里,忽听身后传来一阵呼喊:“截住,截住。”李才扭头一看,吓了一跳,身后不远处有好几个人正朝自己这边追过来。他还以为是自己的事被人家发现了呢,就顺着一条河坡狂跑起来,由于他心里慌张, 脚下被什么东西一拌,一下子摔了个狗啃泥,抱在怀里的瓦罐也脱了出来,顺着河坡滚进了河水里。还没等李才爬起来,刚才追赶他的那群人就从他的身边跑了过去。原来大家在追赶一头跑惊了的牛。见是虚惊一场,李才这才慢慢爬起来,在河边摸索了一阵,确信再也找不到瓦罐子,才垂头丧气的回到家里。
这一夜他翻来覆去没睡着觉。第二天一早,就慌忙起床又跑到昨晚自己跌倒的那个地方去找,河水那么深,哪儿还有瓦罐子的影子。他一屁股坐在河滩上,心里就打起了一个坏主意。
到了晚上,李才大摇大摆的来到赵二家里,一进门,他就把手一拱对赵二说:“恭喜赵大哥,贺喜赵大哥,赵大哥发财了,可别忘了请小弟喝两盅啊。”赵二装做迷茫的说:“李才,大哥发的是哪路的财啊?”李才把眼睛一瞪说:“你别给我装蒜了,你拣了人家赶考书生的银子当我不知道啊。想独吞,没门。告诉你,说好了,分给小弟几个买酒钱,说不好,我到衙门里告发你。”赵二正不知所措,刘氏从里间里走了出来,也许是真的拣过人家的银子心里理亏,也许是为了宁事息人吧,她从里间里拿出一些碎银来递给李才说:“兄弟,不要胡说,我们确实没有拣别人的银子,我们是小户人家,就这些碎银拿去买酒喝吧,希望兄弟以后不要再来纠缠。”其实,刘氏犯了一个大错,她们越是软弱,恶人越认为他们可欺。果然,没出三天,李才又找上门来了,张口向赵二要银子买酒喝,并威胁说,不给,就到县衙里告发去。赵二只好又拿出几两碎银把李才打发走了。就这样,李才一而再,再而三的来赵家敲诈,后来赵二确实连一两碎银也拿不出来了,李才就在当街耍起了无赖,还和老实巴交的赵二动起了手脚。这一下子可热闹了,赵二拾了人家赶考书生银子的事闹的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了。以后赵二再出去撵集,背后总有人指指点点的,就连买筐子的客户也不再到他的摊前去买,直羞的赵二很少再去撵集。卖筐子的生意做不下去了,赵家的生活更加艰苦了。

常言说:屋漏偏逢连阴雨。农家人苦点累点倒无所谓,偏偏这时候县里的官差找上门来了。原来,昨天晚上,有人把李才推进河里淹死了。县官接到报案立即带人赶到出事现场。除了河滩上留下打斗的痕迹外,现场没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。县官只得根据李才对赵二家进行过敲诈勒索来推断这是一起仇杀案。赵二首先就成了这起仇杀案的怀疑对象。于是两个衙役来到不容分说,把铁链子往赵二头上一套,送进了大牢。
赵二当然不承认杀人之事。可是你说你没杀,也没有证据啊,况且大家都知道,你拾了别人的银子,李才多次敲诈过你啊。县官说:“我看你是不打不招啊,来啊,用刑。”衙役们一拥而上,捆的捆,打的打,只打得赵二哭爹喊娘,最后,赵二经不住酷刑,只得招认说是拾了那书生的银子。县官说,拾了就把银子交出来吧。赵二说,银子被李才偷去了。县官就笑了,你真会编,把责任往死人身上推。来啊,再打。那帮衙役一拥而上,对赵二又是一顿猛打。可是打死赵二也拿不出银子啊,为了免受皮肉之苦,赵二只好编造说银子被他参赌早输光了。县令说,你这男人真叫人可恶,人家千心万苦进京赶考,你却忍心昧下人家的盘缠钱去参与赌博。你知道吗,你这样做,会害了人家一生的。好吧,既然银子被你输光了,我就不再追究了。我再问你,你后来为什么要害死李才?赵二怕不承认杀人又要受刑,就连忙答道:“李才知道我拾了人家的银子,就经常来我家里敲诈勒索我,又说要到官府里去告发我,我就把他推河里淹死了。”县官笑着说:“看看,一打全招了。早招了,也不至于受皮肉之苦。”于是让赵二签字画押,打入了死牢,等得秋后问斩。
常言说:知夫莫若妇。刘氏明明知道自己的丈夫是冤枉的,平时丈夫连一只鸡都不敢杀,哪儿又敢杀人呢。为了给丈夫洗清冤枉,她多次去县衙击鼓鸣冤,可是县官又怎会轻易相信她那些供词呢。
一转眼秋天就要到了。
这一天,从京城里来了一顶官轿,前有衙役开道,浩浩荡荡,威风凛凛,直奔赵家营。来到村口,轿子落地,走出来一位年轻的官员。只见这位官员进村就打听赵二的家,有好事的村人告诉他,赵二两口子一年前拾了一个赶考书生的银子。现在吃上官司了,他们两口子一个关在县衙的大牢里,马上就要问斩了;一个领着儿子出去讨饭了,家里现在没人。那官员一听,急忙吩咐村里人去寻找讨饭的母子二人,这边吩咐衙役直奔县衙。
那位官员刚走,小村人就猜测开了:从京城里来的这么大的官找赵二两口子,莫不是当年那位书生官场得志,听说赵二两口子拾了自己的银子,前来寻仇来了。这么一猜测,还真有人记起来了,他可不就是当年那位丢银子的书生张含吗?回想起一年前张含雨中找银子的那个情景,于是有人在心里又痛恨起赵二两口子来:当初昧下人家的盘缠钱,这真叫恶有恶报,人家现在是朝廷大官,看人家把你赵二大卸八块才解恨呢。也有好心人偷偷的找到刘氏母子二人,告诉她这一切经过,让她们母子赶快躲起来。没想到,刘氏听后淡淡一笑说: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我知道这一天早晚要来。”说着,竟领着儿子直奔县衙。
这边,早有下人急忙赶到县衙把事情的前前后后禀报给了县老爷,县官哪敢怠慢,急忙率人出城十里迎接。
不等众人上前见礼,那官员就急忙问县官:“你们这县衙大牢里可有个叫赵二的?”县官急忙讨好的回答:“有,有啊,大人,这赵二非常可恶,一年前,他拾了一位赶考书生的银子。因为那银子现在又吃上官司了,我把他关进了县衙的大牢里,马上就要问斩了。。。 。。。”
县官正说的起劲,只听那官员怒喝一声:“混帐,我问你他人在哪里?”一见上司发怒了,县官急忙吩咐手下:“混蛋,还站着干啥,快去把那个老东西给大人带过来发落。”一个衙役正要出去,那官员呼的站起来说:“不用带了,我亲自去。”
在牢房的角落里,他们看到了受尽酷刑折磨的赵二蓬头污面、卷曲在草堆上,一丝口水正顺着嘴角流出来,拖了很长、很长。。。。。看到这情景,那官员站着一动没动。这时,只见县官走上前去,对着赵二的屁股上狠狠的揣了一脚,嘴里骂道:“混帐老东西,我让你睡,见了大人还不快快跪下。”只听“咚”的一声,那位官员一下子跪在了赵二的面前。看到这情景,县官一时糊涂了:“怎么。。。大人,我没让您下跪。。。。。您怎么跪下了?”不过糊涂归糊涂,见上司下跪,县官急忙跟着也跪了下来,只见大小官员在狱中齐唰唰跪了一片。这场面让刚刚醒来的赵二一下子惊呆了。
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?原来,这位大人的确就是当年赵家营丢失银子的那位书生张含。那天,张含哭哭啼啼的在赵家营找了一天,也没有找到丢失的银子,只好夜宿在了村头的一座破庙里。他正欲昏昏入睡,忽然一个人影闯了进来,直吓的张含浑身一激灵睡意全无。他借着夜光一看,站在面前的是一位大妈。那大妈见张含醒了,亲切的说:“孩子,看看这是你丢失的银子吗?”说着,大妈把一个粗布褡裢放到张含的面前:“俺男人早起撵集拾到的,俺怕白天太招眼,就等到晚上给您送过来了。看看银子少了没有。”张含急忙打开褡裢一看,正是自己丢失的银子,他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这位大妈面前,哭着说:“大妈您救了俺一命,您就是俺的再生父母,您叫什么名字,让俺记住您,日后好来报答。”大妈急忙扶起张含说:“俺男人叫赵二,俺日后不图你报答什么。谁没有出门在外落难的日子,大妈希望你好好求取功名,日后做个好官。”这位大妈正是刘氏,刘氏本来心底就善良,那天又见张含哭的可怜,就背着男人偷偷的把银子给张含送过来了。为了迷惑赵二,她就找了一只空瓦罐,对赵二谎称银子埋在了自家院子里的老槐树下。临走,大妈又从衣袋里掏出一个玉米饼饼给张含充饥。
第二天一早,张含就走了,他一路历尽艰辛进京赶考,高中状元,深得乾隆皇帝器重,留在翰林院,后又步步高升,如今被乾隆皇上钦点为巡按。在朝为官的日子里,他一刻也没有忘记鹿邑赵家营的那位好心的大妈。今天正好借助前往各地明察暗访世间冤情奇案的机会,前来赵家营报恩来了。他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的恩人一家却因为自己那20两银子受了冤枉。他更不相信那么好心的恩人会是杀人凶手,就决心把此案查个水落石出,还恩人一个清白。经过调查取证,一个叫李包的人有重大嫌疑,张含立即派人前去捉拿李包,当下经过审问和对质,李包只得依实招来。原来那天,李才一直放心不下自己掉进河里的那只瓦罐里的银子,他就悄悄找到村子里最熟悉水性的伙伴李包,告诉他自己偷了许多银子,装在一只瓦罐里,不小心掉进河里弄丢了。他让李包帮自己去河里打捞那只瓦罐,说是找到了俩人五五分成。果然,李包两个猛子下去就找到了那只瓦管子,可是李才接过瓦罐打开一看,里面却是空的。李才就怀疑李包在水里做了手脚,把罐里的银子藏在水里了,李包则说李才是想耍赖。说着说着,两个人在河滩上就动起手来。李才冲上去在李包的脸上打了一巴掌,被激怒的李包抱起一块石头朝李才的头上砸去,一下子把李才给砸晕了。李包干脆一不做,二不休,把砸晕了的李才给推进河里活活淹死了。弄清事情真相后张含当即宣判:李包杀人偿命,打入死牢,秋后问斩;县令不问青红皂白屈打成招,诬陷好人,革职查办。至此,这桩轰动鹿邑一时的由20两纹银引发的一桩冤案才算真正水落石出。
后来,乾隆皇帝听说了这件事,深为感动,就下了一道圣旨,对刘氏大加赞赏,并赐给她良田百顷,牛马百匹。赵二夫妇后半生虽享尽荣华,不幸赵二狱中受尽酷刑折磨落下终生残疾,不久在家中病死。刘氏活了九十九岁高寿,无疾善终。(原载于《新聊斋》)

【已有0位网友发表看法,点击查看】发表评论

用户名: 密码:
声明: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想法,评论内容必须在5-500个字之间